木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炭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京津冀一体化与其争夺名分不如练好内功

发布时间:2021-01-21 13:48:08 阅读: 来源:木炭厂家

京津冀一体化与其争夺名分不如练好内功

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制定的京津冀一体化发展规划整体方案尚未成形,但地处京津轴线两翼的石家庄、唐山等城市,近期均传出陷入“政治副中心”争夺战。天津也紧随其后,据悉,天津有关部门正研究推动天津武清、宝坻承接北京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区域,欲打造“国家行政副中心”。另外河北保定今年3月份传出被初步定为“政治副中心”首选地的消息,虽被官方辟谣,但时至今日“政治副中心”概念在保定依然火热。

北京周边地区为何如此看重“政治副中心”的名分?多地陷入“政治副中心”争夺战是否显露出京津冀一体化推进中的不良态势?在一体化概念下,天津和河北在承接首都功能疏散中都做了哪些工作?未来还应该在哪些方面努力?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多地之所以争“政治副中心”的名分,目的主要还是希望能在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中分担一部分政治功能、决策功能。但是,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一大顾虑就是过度依靠政府计划经济,专家建议,应该把权力撤到后面,让市场配置资源。与其争夺名分,不如各自“练内功”。

各地为何趋之若鹜

“政治副中心这个概念完全是杜撰出来的。从城市规划的角度来说,有‘城市副中心’,或是‘卫星城’的概念,但是没有单项的‘政治副中心’这种提法。”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工业布局与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陈耀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多地之所以争“政治副中心”的名分,目的主要还是希望能够在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中分担一部分政治功能、决策功能。目前北京的非首都功能过于集中,有待疏解,北京周边地区都希望成为北京功能疏解转移的集中地,以此提升地区地位,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盘古智库城镇化首席研究员、国际金融论坛城镇化研究中心主任易鹏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管是保定还是其他城市,我国很难出现“政治副中心”这种逻辑和体系。讨论“政治副中心”或“行政副中心”意义不大,但是“经济副中心”确实可能存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研究以北京和天津为双中心,打造“两核多点”格局。从这个角度来讲,每个城市内部都能够发展自己的“经济副中心”,例如通州作为北京的“经济副中心”来发展,天津的河东区、河西区也可作为天津的“经济副中心”。

易鹏进一步表示,天津和河北各个城市的合理分工十分重要。过分争夺“政治副中心”的称号,不仅意义不大,而且可能给一体化发展带来一定的副作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一大顾虑就是过度依靠政府计划经济,政府应更多地发挥引导功能,让市场来主导。尤其是“经济副中心”花落谁家应该由市场来做出选择。未来北京一些产业的转移,一定会用博弈的方式,激起沿北京周边的很多城市的谈判,最终看土地价格、补贴和各方面的条件来做决定,而不是由行政指令主导。

各地紧密布局承接首都产业转移

在新一轮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热潮中,天津以及河北各地都积极探索,借力交通优势承接北京产业转移。此外,周边城市纷纷布局,积极“争抢”北京外迁企业以及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伴随着功能疏散和产业外迁,各地政府都出台了高端人才引进政策、产业发展扶持政策、子女教育优惠政策等吸引人才、企业落户当地。

据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刘刚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介绍,北京由于受到交通、土地、空间等因素制约,导致科研、教育、医疗机构在扩张中遇到限制,因此考虑将国家重大的科研院所的产业化基地设置在天津;还有一部分北京的医疗和教育机构也试图在天津寻找更大的发展,而天津在发展过程中也有这方面的需求,因此,目前在这些方面的承接工作正大力推进,甚至有不少项目已经落户天津。

据了解,在承接高端产业方面,天津武清已形成“两区五园”的产业发展格局,武清开发区成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武清商务区、京津高村科技创新园和4个市级示范园区等平台载体发展迅猛。而属于滨海新区辖区范围内的滨海高新区,已经是天津市首个突破5000家科技型中小企业的区域,正在争创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此外,在承接北京批发产业方面,近日,天津市西青区政府联合某电商城举行“商户入驻签约仪式”。来自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大红门批发市场以及天津大胡同、永濠兴业等多地的多家商户纷纷签约。

河北方面也卯足力气,各城市在这场“争夺”战中各展所长。据了解,廊坊市固安县积极打造集生物医药、电子信息、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为一体的产业新城。今年5月份,清华大学重大科技项目中试孵化基地也与固安签约。此外,固安县政府还将和北京市西城区合作,引进北京优质资源,发展金融、商务、文化等第三产业。5月初,北京丰台与河北白沟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将白沟新城作为搬迁意向地。5月16日,永清台湾工业城管委会举行签约仪式,来自北京大红门的8家主力市场,当场宣布正式签约永清国际服装城。

陈耀表示,在承接北京部分产业转移和功能疏散中,河北的许多城市和天津各具优势。例如廊坊离北京较近,物流、通勤等成本较低,且廊坊的配套条件已经完善,有很好的承接基础,特别是考虑到今后北京的城铁可能会延伸到周边地区,廊坊的优势会更加明显。“从基础设施的配套条件来看,未来廊坊在‘同城化’方面会走得快一些,包括通讯、交通等方面。”

此外,在陈耀看来,考虑到短期户籍难以与公共服务脱钩,天津具有行政级别、交通区位以及城市功能等多方面的优势,其户籍背后隐含的利益较河北更具“含金量”,对外来人口或许更具吸引力。

与其争夺名分

不如各自“练内功”

随着3月份“政治副中心”的传言四起,统计发现,不同于全国房价疲软走势,这些有“副中心”传言的城市,比如保定、石家庄、廊坊、邯郸、沧州等,5月份房价均保持上涨。近日本报记者在天津某区电商城签约仪式上发现,到场的许多商家购买商铺并非自用,而是看好了电商城的区位优势,以及京津产业转移的时机,购房签约实为投资。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在现有条件约束下,如果对于“政治副中心”地位的竞争能够鼓励周边城市放开限制,改善基础设施、行政管理与公共服务,那么这种竞争将成为良性的京津冀一体化的重要推动力,而如果演变为对“虚”的城市地位和行政权力的争夺,那就难免让一体化概念再一次在践行过程中异化,进一步延续京津冀各地之间的资源流动隔阂,固化这种以行政权力分配资源的格局。

“要让市场主体来推动一体化。”易鹏告诉本报记者,各地与其争夺“副中心”的名分,不如自己“练内功”,让自己在市场经济中有充分的竞争力,从而提升吸引力。具体应从以下几方面着手:第一,培育更好的营商环境;第二,建立低成本的产业发展环境;第三,简政放权力度更大,释放改革红利;第四,更多地形成各种要素的集聚点;第五,注重生态、文化发展,大量培养人才。“这些方面发展起来,才有可能成为副中心。”易鹏说。

刘刚则表示,包括天津西青区电商城在内的探索行为“未必不成功”。经济现象并不一定以主观理性思维为基础,没有人能够对形势的变化做出准确的预期,因此允许企业甚至镇一级政府采取多元化的探索,并及时修正。但在探索中应该把握两个原则:一是生态保护优先原则,不能以污染环境为代价;二是各地的探索要和整个经济转型、整个京津冀协调发展相适应。

“我们希望权力撤到后面,让市场配置资源。这是京津冀下一步合作最关键的问题。各地应当根据各自交通区位优势,以及资源、人才、城市功能的匹配能力等来承接产业转移,而不是主观根据自己的利益作出判断,阻碍市场行为。”刘刚表示,如果仅靠争夺“副中心”名号“忽悠”消费者到当地投资、买房,不仅不利于一体化发展,而且会造成不健康的市场竞争。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